勇敢的心——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生布兰特利的故事

  编者按:据媒体报道,韩国卫生部8日颁布发表,韩国呈现第六个中东呼吸分析症(MERS)灭亡病例,新增23个确诊病例,致韩国总患病人数达87人,为了防止MERS疫情延伸,韩国已颁布发表封闭了近2000所学校。

  2014年8月2日,一辆由差人护送的救护车急驶入美国亚特兰大市埃默里大学病院,停在特殊病区门口,一名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病人在另一名同样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的扶持下,艰难地走下救护车,进入早已准备好的特殊病房接管隔离医治。埃默里大学病院是美国仅有的四家具有第一流别隔离病房的病院之一,这一次它所驱逐的是一个令全美国媒体都聚焦关心的特殊病人,33岁的宣教士大夫——肯特·布兰特利——第一个照顾埃博拉病毒进入美国的患者,在此之前,这种令人心惊胆战的致命病毒曾经在非洲夺走了上千人的生命。(截止到2015年5月31日,此次埃博拉疫情共夺走了11,162人的生命)

  8月8日,病情稍显不变的布兰特利从隔离病房中发布了一份名为“我为天主的同情感恩”的公开信,在信中他回忆了本人过去两个礼拜在灭亡线上挣扎的心路过程。“我所学到的一个功课就是,跟班天主,他常常会把你带到一个出乎你预料之外的处所。当埃博拉病毒在利比亚延伸的时候,我们收治了越来越多的传染者。我曾握住无数个病人的手,病毒正在吞噬着他们的生命,我亲眼看见了他们心中的惊骇。至今我仍然记得他们的面庞和名字……当我得知本人被确认传染后,我清晰地记得我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描述的安然。天主以他多年前就教诲我的话语,再次提示我:他会给我力量,使我持守对主的忠心。此刻,两个礼拜过去了,我身处于一个判然不同的处境中,然而我的核心没有改变,仍然是跟班天主。”

  前年炎天,这名年轻的33岁的练习大夫,和他的老婆以及两个幼小的孩子,做出了前去非洲加入由出名美国传教家葛培理牧师的儿子葛福临(Franklin Graham)牧师所率领的一个国际救援组织——撒玛利亚救援会倡议的在利比里亚的一个为期两年的医疗支援项目。虽然布兰特利曾经做好了忍耐艰辛,遭遇考验的心理预备,不外他仍是不会意料到等待着他的将是多么凶恶的考验——就在布兰特利抵达利比里亚后不到半年,一种被当今医学界认为最致命的病毒——埃博拉病毒席卷了西非多国,形成了一轮规模史无前例的严峻疫情,利比里亚恰是疫情最为严峻的国度之一。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大陆曾引进过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好莱坞大片《可骇地带》,片中可骇的疫情场景至今仍让人回忆深刻。这部片子中讲述的致命病毒恰是“埃博拉”。虽然影片中病毒在美国旧金山的迸发的情节是虚构的,但该病毒是真实在实的具有着。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引见,埃博拉病毒病灭亡高达90%(2002-03年迸发的SARS灭亡率不到10%),且迄今为止无任何疫苗或医治特效药。由于某些环境下患者会有内出血和外出血的症状,因此又被称为埃博拉出血热,令人感觉非常惊骇,一旦得了此病,患者往往只要在疾苦中期待灭亡。埃博拉病毒最早被发觉于1976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接近埃博拉河的一个村庄,病毒的发源尚不得而知。埃博拉病毒次要是通过亲近接触到传染动物的血液、排泄物、器官或其它体液而传给人类。而人际间传染缘于与传染者的血液、其它体液或排泄物的间接接触,或者与遭到埃博拉病人的传染性液体(如脏衣物、床单或者用过的针头)污染的情况发生接触时,也可发生传染,因而医疗卫生工作者是传染埃博拉病毒的高危人群之一。自该病毒在非洲被发觉40多年来,曾经形成了上千人灭亡。而于客岁2月迸发于几内亚的最新一轮疫情,延伸至西非多国,截止到本年5月底,共确诊跨越两万多例,跨越10000人丧生,世界卫生组织曾一度召开告急会议传播鼓吹,此次迸发的疫感情染及灭亡人数都已达到汗青最高,并有失控可能。33岁的布兰特利大夫本来的打算,是在一家位于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由基督教布景的宣教机构SIM(Serving in Mission)办理的病院任全科大夫,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打算,当越来越多的埃博拉病毒传染者被送到他地点的病院寻求救治,撒玛利亚救援会随即决定录用他为该院埃博拉救治小组担任人。

  (布兰特利在病院参与救治埃博拉患者)在救治了无数埃博拉病人之后,布兰特利和另一位来自SIM的医疗护理同工南希·怀特博尔于本年七月倒霉被确诊传染上了埃博拉病毒。在此之前,怀特博尔和她的丈夫大卫曾在非洲服事孤儿14年,所幸的是,他们的家人在病毒迸发前曾经平安转移回国。

  (怀特博尔和她的丈夫大卫)之前,病重的布兰特利曾对峙把仅够一人利用的试验性药物留给同样染病的同胞怀特博尔,本人则选择测验考试一种“输血疗法”,接管一名14岁利比里亚男孩的输血,这个男孩由于布兰特利大夫的护理活了下来,小男孩和家人但愿可以或许协助这位救了他人命的大夫。7月底,鉴于布兰特利和怀特博尔的病情日益严峻,美国当局决定派出拆卸流行症防护设备的空军飞机,接二人回国接管医治。虽然在美国有最好的医疗前提,然而埃博拉病毒迄今为止仍无任何特效药,多日来,两人的病情虽然趋于不变,但病势仍然严峻。虽然美国媒体都把布兰特利大夫描述成因抗疫而染病的豪杰,但他却澄清,其实他和家人当初并不是出格为了抗击埃博拉疫情而到利比里亚的,而当埃博拉疫情延伸到利比里亚时,他泛泛的医护工作就天然变成照顾这些埃博拉患者。

  “在我去利比里亚之前,我并不认识任何一个利比里亚人,我也不认识任何一个去过利比里亚的人,但若是神呼召我去,我就会毫不犹疑地去那里。”2013年7月21日临行之前,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东南基督教会的讲台上,布兰特利在他从小长大的教会里,向会众们分享了本人为何要去非洲,年轻的他语气迟缓但却声音果断。对于糊口在安闲大都会的人们来说,布兰特利放弃在美国收入丰厚、前提舒服的大夫工作,拖家带口跑到非洲最贫穷的国度处置如斯高危工作实在让人难以理解,美国有线广播电视的记者恰是带着如许的疑问找到了布兰特利身边的亲友老友,然而几乎所有认识布兰特利的人都说,他做出如许的决定“一点也不奇异”,由于他是一个“为天主而活的人”。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大夫家庭,布兰特利从小就遭到基督崇奉的影响,立志要为了天主而过一个纷歧样的人生。高中结业后,布兰特利报考了德州的艾柏林基督大学,之后又前去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攻读医学专业。

  在大学进修期间,当大大都同窗讲暑期练习选择在国内的时候,布兰特利却报名加入了前去肯尼亚、乌干达、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坦桑尼亚和海地的各类宣教勾当。布兰特利称,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短宣的十个礼拜是改变他生命的一段履历。

  “我从来没有间接听见过天主要我去非洲做医疗宣教的呼召,可是天主在我的成长的过程中,透过主日学、学校和教会中的长者和伴侣们的分享、激励和支撑,先塑造了我委身于主的心志,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越来越清晰了天主对我的呼召。”布兰特利在他的小我见证中如斯说道。从基督教大学结业的学生多半不是做牧师,就是圣经学者,不外布兰特利不感觉这是天主要他走的路。虽然不确定本人的呼召标的目的,但因自小在医师家庭长大,他对医学最有乐趣,因而他决定申请医学院,这也意味着他必需再花一年的时间,补修学分,才能上医学院。布兰特利在教会的小我见证平分享到,在一次前去非洲的短宣中,他看到医疗宣教对人类的协助和影响力,更确定了医疗呼召的心志。在那趟短宣中,他还碰见了本人将来的老婆,而她也是在统一趟短宣中确定本人医疗宣教的心志。

  在那次短宣中,布兰特利俄然融会到:本人既然曾经委身于天主,就是天主的仆众,即便阿谁处所是某个他不曾晓得的国度。他还在那次短宣中深刻体味到“天主会供应所有一切,让你能对他忠心”,换句话说,就是天主会供给你所需的一切,让你走在他的呼召中。在那次分享中,布兰特利激励每一个基督徒不要只是坐在那里等着呼召凭空而降,而是要边走边接管天主的引领,“停着车而同时要驾车前行,是很难的。”相反,立定“无论天主要我何往,我必去”的心志,是第一步﹗然后迈开回应呼召的程序,跟从主,每次一小步地去走。“天主会供应你所需的一切,让你能保守对他的忠实,天主的膏泽与能力,足以率领我们走在他对我们呼召的心意中。只需我们保有谦虚受教的心,收起本人堂皇的野心,跟从主,即便一时走错路,莫非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膏泽,率领我们走回他的心意中,而且赐与我们足够的能力完成他的呼召?”在病房中的布兰特利在他的公开信的最初写道:请求人们继续为他和南希的康复祈祷,“然而更主要的是,请为我们祈祷,使我们在这个新情况中,仍然忠心持守天主对我们的呼召。”

  “天主必将保守我渡过这一切,即或否则,我的终身是为主而活的,我已没有可惜了。”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jlxsw.org